藏海花 第二十一章 悶油瓶出現了

  我不知道我在那個地方待了多久,就那么呆呆地站著,看著這個背影。

  我心說這算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說要十年嗎?他怎么就出來了?

  難道他根本就是欺騙我?還是說,事情又有了新的變故?

  而且他來到了這里,難道這里真的是一切的關鍵,他一出了青銅門,就直接到了這里?

  等我轉到了背影面前,夢游般的疑惑一下變成了一種帶著沮喪的憤怒外加疑惑。因為我發現這不是一個人坐在這里,而是一個石像。

  一件黑色沖鋒衣披在石像身上,整整齊齊的,防雪帽戴在頭上,看上去就跟真人一模一樣。

  我憤怒的是,到底是誰做出這種惡作劇,要把沖鋒衣披在石像上;而疑惑的是,為何這個背影和小哥如此相似。

  我湊近看到了石像的真面目,那是喜馬拉雅山石雕刻出的簡單石像,非常粗陋,完全沒有細節,但整個身形真的特別像小哥。我下意識地去看石像的雙手手指,就發現雕刻并沒有精細到手指部分。

  我看了看四周,這沖鋒衣價值不菲,在這里的驢友到了這個地方都很不容易,不可能有人隨身帶兩套沖鋒衣,之后留一套在這里惡作劇。這沖鋒衣肯定有主人,而且他想下山的話,一定會過來取走。

  周圍沒有人,我繞了幾圈,又來到石像面前仔細查看。

  這種感覺很奇怪,我身邊留存的關于小哥的影像非常非常少,除了有些照片里有模糊的影像,我和他相處的那段時間里竟然再沒有留下什么其他的東西。

  事情之中和事情之外,當人生過得沒有什么意義的時候才能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否則,在意義中交的朋友,在意義消失之后是否還存在就是一個問題了。

  我點上一支煙,看著沒有雕刻完成的石像,心里想著一定要問一下老喇嘛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但是我很快就發現,這個石像并不是沒有準備雕刻細節,而是在中途停工了。

  所有雕刻的部分,細節的程度完全不同,最精細的是臉,這部分一定是本來準備最先完成的。

  我能從臉上所有的細節刻痕上看出石像的表情和雕刻家的意圖。我發現,這個石像雕刻的臉,就是小哥的臉。

  小哥的臉其實相當有特點,他不是一個會淹沒在人群中的人,但這些都不是讓我在意的地方,我在意的是這張臉的表情。

  我發現,這張臉是在哭。

  我走遠了幾步,越發覺得毛骨悚然。我發現整個石像呈現著一個讓我震驚的情景——小哥坐在一塊石頭上,頭低著,然后,他是在哭泣。

  小哥從來不會有任何明顯的表情,包括哭泣,就連一絲絲的痛苦,我都沒有看到他表達過。

  我看著石像,把煙全部抽完,之后準備脫掉那件沖鋒衣,直接找老喇嘛詢問這件事情。但我的手一抓到那沖鋒衣的表面就發現不太對勁,一捏沖鋒衣,它就沾了我一手的灰。

  我繼續小心翼翼地解開拉鏈和扣子,就發現這根本不是一件黑色沖鋒衣,本來的顏色已經不可考證了,很可能是白色或者紅色的,但因為實在太臟和過于老舊,所以變成了黑色。

  這件沖鋒衣應該已經披在石像身上很長時間了,從材質來看,是尼龍復合材料質地,但款式很新,想必不會超過三年。也就是說,這件沖鋒衣是三年內某個人披在石像身上的,而這個人后來沒有把沖鋒衣拿回去,同時似乎也沒有人在這段時間內發現。

  后來我問老喇嘛,老喇嘛告訴我,喇嘛們活動的區域并不大,這個喇嘛廟的很多區域喇嘛們可能永遠不會進入,只有當初建造這個地方的人才到過。

  也就是說,這個石像是誰雕刻的,沖鋒衣是誰披上的,都無從查證。老喇嘛幫我問了一些人,但沒有任何結果,因為幾乎所有喇嘛都說,他們幾乎從進入喇嘛廟開始就沒有到過那個天井了。

  我相信喇嘛們的誠實,對于這個地方來說,來這里的喇嘛都是非常虔誠的,他們的好奇心早就在前期的修煉中被克服了,所以他們都在一個非常簡單的沒有任何欲望的環境中生活,沒有必要到達的地方,即使只隔著一扇門,他們也不會推開看一看。

  那么,這個石像的雕刻,很可能發生在德仁喇嘛的時代,而那時候的喇嘛已經去世得差不多了,推論到這里,披上沖鋒衣的人更無法考證了。

  我腦子里想象著,什么時候,小哥竟然在這個院子里,偷偷地哭泣?

  然后,小哥哭泣的時候還被人看到了,并且秘密地被雕刻下來,雕像又在這三年內被人披上了沖鋒衣。

  這里面肯定有大量的故事是我不知道的,當年小哥住在這里的日子也許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寧靜。

  我回到我的房間,讓伙計快速翻閱資料。我想找到任何關于“哭泣”的記錄,我自己則在房間里仔細查看沖鋒衣,想找到任何關于它的主人的信息。因為我知道,只要有一個突破口,我就能抽絲剝繭,找到決定性的線索。

  這件沖鋒衣是哥倫比亞牌,這是一九三八年創立的一個美國品牌,銷量非常大,幾乎全世界都有這個牌子的專柜,從牌子著手似乎是不可能的,原來的顏色也完全無法考證。我只知道,這件沖鋒衣的尺碼是XL,能穿這個尺碼的很可能是男人,當然也有可能是比較強壯的女人,但可能性比前一種小很多。

  不會是當地人,因為穿這么專業的沖鋒衣的當地人基本都是科考隊的,是老百姓的概率非常小。

  我把沖鋒衣所有的口袋都摸了個遍,在一個口袋里,我發現了幾枚硬幣,是一些外國的硬幣。我對于外國錢幣沒有太多了解,我覺得,這會是一個老外的沖鋒衣。在另一個口袋中,我找到了一張收據,是一個飯館的收據,我不能保證就是墨脫的飯店,但肯定是西藏某個地方的飯店。

  在沖鋒衣的內袋中,我找到了一張用防水袋包起來的紙。

  這張紙被完全密封在防水袋中,我拿了出來,發現上面用德文寫了一連串文字,在文字后面是一串數字:02200059。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立即讓我的伙計下山去找人翻譯那些德文。另一方面,我有些著急,我想到了那些德國佬,馬上找來幾個喇嘛,讓其去德國佬休息的地方找他們幫忙。

  喇嘛中有幾個會一些德文的發音,而德國佬的翻譯也幫忙翻譯了一下,于是我知道了那紙條上寫的文字是:

  敬愛的張先生,你給我的那個古老的盒子我已經打開了,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我也推演了您給我說的整個世界變化的過程,我明白您所擔心的局面已經正在發生。

  我為我之前的說法而道歉,我希望您說的您族人的方法確實還能繼續生效一段時間。這不是我們這一代人可以解決的問題,我會盡力說服我的朋友們把真正的希望留在十年之后的未來。希望您在那個時候還能記得我們。

  打開盒子的下一個排列是02200059,應該是最后一個排列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迫切希望能夠盡快見到您或者您的同僚。如果您看到這張紙條,請往我原來的地址寫上一封信,我將立即趕到。

  無論是誰,看到這張紙條,請將其放在原來的位置上,我們希望將這個信息傳達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人手上。

  署名是空白的,但在署名的位置上畫了一個由德國字母組成的奇怪徽章。

分享到:
贊(171)

評論60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6
    文筆真爛 東西寫的一點邏輯性都沒有。
    匿名2019-06-25 19:54:42回復
    • 你會寫,你他媽怎么不寫。再說,寫著不好你別看啊,在這里瞎逼逼什么鬼
      匿名2019-10-27 13:44:27回復
    • 56樓滾你瑪麗隔壁你顯尼瑪吶 不喜歡看 找別的看 嘴那么賤 吃死了 傻逼玩意
      瑪麗隔壁2019-11-02 20:50:26回復
  2. #55
    魯王宮暗門里死去的那個人的皮帶上的那串數字一模一樣的 02200059
    煙羅貓貓2019-05-11 18:45:44回復
  3. #54
    這串數字在在七星魯王宮出現過,也在那個四姑娘山山洞里出現過,現在還不知道什么意思
    第一次看2019-04-20 17:40:42回復
  4. #53
     我不知道我在那個地方待了多久,就那么呆呆地站著,看著這個背影。日思夜想的人啊,我不是做夢吧?我們真的能團聚了?
    吳邪2018-11-05 21:24:48回復
  5. #52
    哭讓情緒更穩定。
    我忘了我是誰2018-09-04 13:50:54回復
  6. #51
    那個奇怪的符號是納粹
    2018-08-24 17:11:31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