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二十四章 驚人的細節

  我很快就睡著了,也許是因為上山太累,也許是因為琢磨這些壞事情讓我費了太多精力,手表上的鬧鐘在五點就把我吵醒了。

  我努力讓自己起來,外面還是一片漆黑,我做了幾個俯臥撐讓自己清醒,然后伸著懶腰走了出去。

  院子里什么動靜都沒有,整個寺院安靜得猶如死域一般。我叼上煙戴上手套,朝寺廟的黑暗處走去。

  在我去的第一個地方,我藏了四只打火機,這四只打火機全都一模一樣,在一面石墻的墻縫內按照順序放著,只在我自己知道的地方有一些十分十分細微的記號。

  我把打火機一只一只取下來,就發現順序已經改變了,對方并沒有發現我的小把戲。

  果然有人監視我,那現在肯定也有人跟著我,可惜,我什么都感覺不到,對方是高手。

  我用其中一只打火機點上煙,之后將打火機全都收進一只小袋子,放進兜里。

  第二個地方是放彈弓的地方,那是一堆雜物上空的房梁上,一眼看去一片漆黑。當時我是甩上去的,現在就算我跳起來也夠不到,要拿到彈弓必須攀爬或者用東西墊腳。

  這里的雜物可以墊腳,我過去一眼就看到它們已經不是我之前來時記下的順序了。

  我蹲下來,發現其中一只水罐的邊緣有手印,把水罐翻過來,就發現它被人翻轉踩踏過,底部有一個很模糊的腳印。但那人顯然不想留下痕跡,用手把所有的印子都抹過了。

  我看了看其他雜物,竟然再沒有任何被踩踏過的痕跡,不由得有些吃驚。

  這個水罐并不高,我身高一米八一,踩上去后即使跳起來也不可能夠到那個彈弓,而這里只有水罐被使用了。這里雜物很多很局促,就算是一個彈跳力很強的人踩著水罐跳上去的,這里肯定也會留下更多痕跡。 ‘

  拿到彈弓的人一定比我還高,但在那群香港人中,我沒有看到比我更高的人。

  整個喇嘛廟里,比我更高的人,可能只有那些德國人了。

  他們也有份?難道整個喇嘛廟里,只有我一個人是無辜的,其他人全都有問題?

  到這時,我心里才第一次有了一些恐懼的感覺,如果是這樣,那這就是一出大戲了,而我是唯一的觀眾。

  希望事情不要發展到這種地步。

  我把兩個水罐壘了起來,踩著它們才把彈弓拿了下來,仔細檢查了一下,沒有被損壞,就直接插入了后腰帶。

  其他幾個地方我不想再去了,我需要保持一些神秘感。我回到房里,關上門,用打火機把方便面燒焦,把它們捏成非常細的粉末,在水里弄均勻了,用牙刷蘸上,然后撥動牙刷毛,把黑水濺成水霧彈在打火機上。

  很快指紋就顯示出來,我用膠帶把指紋粘在上面,采集下來。

  如法炮制,我把所有打火機上的指紋都采集下來。

  那天晚上,我的幾個伙計來找我,我對他們交代了一邊事情后,便自己下山找了個有電話的地方,撥號上網,把指紋掃描發到了我朋友那里。我需要看看,這些指紋的主人是否有案底。因為,如果是我們這一行的人,很可能是有案底的。

  晚上我依然住在了上次的那個招待所里。我的朋友姓毛,是近幾年才認識的,主要是在打雷子的關系時,希望他提供一些便利。很快他就給了我回復,郵件里他告訴我,我提供了七個指紋,有三個是一樣的,可能是五個不同的人,也可能是一個人的五根不同手指。

  他在數據庫里查了,只查出了其中一個指紋是有記錄的。

  他在郵件中附上了指紋記錄者的檔案。

  我拉下豎條,一份正規的電子檔案就出現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張有點陰郁的臉。

  我驚了一下,忽然意識到我見過這張臉。

  他媽的,這是那個女人的臉,就是昨天吐我煙的女人。

  “姑娘,原來是你。”我自言自語了一句,照片下面有她的檔案,她姓張,但沒有名字的記錄。

  原來是小哥的本家。我拉下檔案,繼續看下去,這人和我一樣大,在一九九八年的時候被判了三年牢,罪名是故意傷人致殘。她當時的職業卻和這個罪名相距甚遠,她當時是一家培訓機構的培訓師。

  看來,我在廟里藏東西的時候,跟著我的人就是她,只是不知道現在跟著我的是不是也是她。

  在她二〇〇一年出獄之后,記錄就是空白的了,但我并不是沒有辦法。我在檔案上看到了她從事過的那家培訓機構的電話,我搜索出了那家培訓機構的網站。那是一個香港的戶外運動培訓機構,打開培訓師的頁面時,我一下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在喇嘛廟里看到的很多人,我都在上面看到了。

  那家機構所有的培訓師幾乎都在喇嘛廟里,而且,我還在列表上看到了那個張姑娘的照片。

  似乎她出獄之后,仍舊到了老單位上班,老單位竟然還要她。

  那到底是什么培訓機構,專門培訓人惡心我的嗎? “惡心吳邪培訓班”,專門教人怎么惡心吳邪的?

  這個時候,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細節。

  我看到這個頁面上,幾乎有百分之八十的培訓師都是姓張的,一眼看過去,密密麻麻的張姓。

  我心中一動,一個不好的念頭產生了。我開始回憶這些人,我發現,我看不到這些人的手,這批香港人,他們手上全都戴著手套,從來沒有脫下來過。

  在那個小破招待所里,撥號上網的網速很慢,我慢慢打開網頁,久違的焦慮又泛了出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已經變得很鎮定,鎮定得讓自己都害怕,因為和我自己有關的,不管是多危險的環境,我都已經覺得無所謂。

  我經歷過最悲劇的歲月,連水電費都交不上,和過去比起來,現在已經好太多了,所以,大不了回到那個時候去,任何失敗我都能承受。而會危及生命的事情,我又不會去做,于是我一直活得相當淡定。

  唯獨看到這樣的消息,看到這些好似涉及原先那個秘密的消息,我才會很焦慮。

  我看著這些人的名字,越看越慌亂,香港人多數有英文名,所以這個頁面上大部分都是英文名,只是底下附上了繁體的中文名字。

  幾乎所有名字,全都是很工整的三個字,張XX,其中有一個人,名字叫做張隆升。邊上和他年紀差不多大的人,名字叫做張隆半。一看就是一族的同一代人。

  “你媽媽的,張家的巢穴,小哥的家里人來找他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臉。

  小哥的家族很大,難道香港還有他們的勢力?不過看來他們在香港混得也一般般,一大家人都在搞培訓。

  那他們設計我干什么呢?難道,他們找不到小哥了,把事情怪罪到了我的頭上?

  那也不用設計我,扁我一頓不就行了?要是想問小哥行蹤的話,我肯定實話實說,不信的話可以押著我一起去啊。

  我心里很亂,如果他們是小哥的族人、朋友的話,那是敵是友就很難說了,我很多狠招也就不能用了。

  他們都戴著手套,如果他們的手指都是小哥那樣的話,是不是說明這批人全都身手不凡?如果都和小哥一樣,那我也別耍什么陰謀詭計了,跪倒投降任他們操吧。怎么斗也不可能斗得過啊。

  我左思右想,覺得這個發現太重要了,我必須告訴胖子,于是連夜打了過去,巴乃那兒卻沒人接。我一看時間確實也晚了,就想著明天再說。

  總體來說,我的計劃進行得相當順利,此時不免有些小得意。別人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僅僅一天時間,我就了解了很多有用的東西。另外,我心情好的第二個原因是,我從心里覺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會傷害我的。

  我到招待所的公共廁所上了個大號,蹲下來就抽煙琢磨接下來該怎么辦。

  我不知道他們想干嗎,現在也推測不出來,他們似乎只是想監視我。

  為什么?在什么情況下,他們需要監視一個人?

  我忽然想到霍玲那些監視錄影帶。監視監視監視……一道閃電從我的腦海閃過。

  難道,他們認為,我不是吳邪?

  我知道,這個世上還有另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在游蕩,他在做一些詭秘的事情,不明目的。

  張家人難道是為了判斷到底我是真的,還是那個冒牌貨是真的?

  我忽然覺得很有道理,立即就想去澄清自己,但轉念一想,這賊哪有自己承認是賊的?而且,如果那么好辨認的話,這些香港張就不會用那么復雜的方法了。

  如果他們認為我是假的,我會怎么樣?會不會被毫不留情地滅掉?

  我忽然對做自己這件事情產生了很大的壓力,心說我必須表現得更像吳邪才行。

  不過,如果是我猜想的那樣,那么,至少我能肯定,他們和假的那個不是一伙的。

  按一般道理想,他們應該喜歡真的那個,所以,我讓他們知道我是真的,也許他們就會開始和我交流了。

  但要怎么證明呢?

  我忽然發現,其實在哲學上,人這種東西很難自證。

  我長嘆一聲,覺得也沒有什么心情上大號了,而且這單人間的沼氣廁所也實在太臭了。

  硬擠出了幾條,我就想草草提褲子走人,抬頭的時候,忽然就看到,廁所的門上有人用十分惡心的東西,涂鴉了什么。

  那東西是黃色的,難道是大糞?

  誰他媽心情這么好,上大號的時候用大便在門上亂涂,太惡心了。我有點作嘔,小心翼翼地站起來,怕自己碰到。

  就這么一來一去的工夫,我忽然發現,用大便畫在門上的,是一個我很熟悉的東西。

  這是一張塔木托的星象圖,我從筆記本上看到過。

  在這張圖的邊上,寫了一個號碼。

  104。

  104是這里的房號啊,我愣了愣,心說這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
贊(242)

評論76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84
    最慘的經歷就是沒錢交水電費……這是個幸福的寶寶
    我是不是2019唯一的評論2019-08-23 19:44:23回復
  2. #83
    這是有味道的一章
    忘羨2019-06-25 18:06:49回復
  3. #82
    我不會讓他們操你的
    小哥2019-06-14 20:17:54回復
  4. #81
    大便
    張起靈2019-04-19 9:35:36回復
  5. #80
    跪倒投降任他們嗶...吳邪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溫瓊林2019-04-17 21:04:59回復
  6. #79
    任他們操吧。。。。
    秀兒2019-04-14 12:58:33回復
  7. #78
    我從心里覺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會傷害我的。因為我是張家的媳婦啊
    吳邪2018-11-05 22:12:30回復
  8. #77
    吳邪不是吳邪
    我忘了我是誰2018-09-04 13:59:15回復
  9. #76
    惡心吳邪培訓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逗了吧??????
    吳邪2018-07-24 23:04:57回復
  10. #75
    招生了!招生了!惡心吳邪培訓班,不要998也不要98,只要88!八婆叫保護
    惡心吳邪培訓班2018-07-16 8:20:18回復
  11. #74
    正在吃飯看到最后猝不及防……。
    匿名2018-03-22 18:46:38回復
  12. #73
    來來來 開始報名啦 要求:不限 性別:不限 報名地址 長白山云頂天宮青銅門口 聯系電話:22333333 聯系人:大頭尸胎
    惡心吳邪培訓班2017-12-16 17:23:42回復
  13. #72
    可能是你手短夠不著???? 同樣181但是手比你長 人家就夠著了呢
    胖子2017-12-16 17:16:54回復
  14. #71
    評論很污,很惡心,那些人腦子里都在想什么。。。
    飄過2017-12-03 15:08:15回復
  15. #70
    心情好因為從心里覺得是小哥的親人,所以就不會傷害自己的。天真你對小哥是怎么樣的信任?愛屋及烏?如果這都不算愛
    起靈天真要幸福2017-11-11 11:27:10回復
  16. #69
    涂鴉難道不是同姓交友電話138XXXXXXXX
    同姓交友電話138XXXXXXXX2017-11-07 2:54:19回復
  17. #68
    我就想知道是怎么畫的,像擠奶油那樣子嗎?
    悶油瓶2017-08-27 15:42:57回復
  18. #67
    怎么可以任他們操呢?無邪只能我操
    悶油瓶2017-07-31 13:43:32回復
  19. #66
    這章有點惡心
    雅映鏡蓮2017-07-19 16:37:07回復
  20. #65
    惡心無邪培訓班,可愛
    吃瓜群眾2017-05-15 23:09:09回復
  21. #64
    手套是超帶G點的!
    匿名2016-12-02 15:46:24回復
  22. #63
    硬擠出幾條--! 幾條!幾條!!幾條!!!
    幾條?2016-09-22 13:48:39回復
  23. #62
    硬擠出了幾條,這都寫,我有這么惡心嗎
    吳邪2015-11-10 10:51:24回復
  24. #61
    14樓真相了,戴手套怎么會有指紋?
    匿名2015-10-07 13:56:16回復
    • 應該不是一直戴著 只有人前才戴 而且檢查吳邪藏的東西肯定要把手套摘下來 不然摸不出有沒有機關
      張起靈2017-03-17 9:55:55回復
      • 同意起靈!!!不脫手套怎麼知道貓膩XDD
        稻米.阿透((└(((o?o;;┌)┘))))2017-06-20 1:32:39回復
  25. #60
    操吳邪居然不叫我?!放開那個吳邪,讓我來!
    靈的摯愛·邪2015-09-04 13:09:46回復
  26. #59
    用屎畫畫,好奇特
    路人2015-09-02 21:35:00回復
  27. #58
    跪倒趴下讓他們操我吧
    李媛穎2015-08-31 17:14:36回復
  28. #57
    張起靈我想你了
    吳邪小天真2015-08-29 21:55:37回復
  29. #56
    如果都和小哥一樣,那我也別耍什么陰謀詭計了,跪倒投降任他們操吧。
    匿名2015-08-29 17:51:01回復
  30. #55
    35層好有哲理哦~天真問你呢!!
    致-_-有問題2015-08-28 1:38:54回復
  31. #54
    戴手套為什么還會留下指紋……莫非只有右手戴
    路人2015-08-25 8:27:03回復
  32. #53
    吳邪你背著我在外面做什么?!
    悶油瓶2015-08-24 0:11:45回復
  33. #52
    來天真脫下褲子讓我操吧- -
    小哥2015-08-20 18:57:59回復
  34. #51
    我是忠實FAN
    家和萬事興2015-08-20 11:30:33回復
1 2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