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四十一章 黃粱一夢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有點不太對勁。我花了好長時間才慢慢恢復記憶:蟲子的事,怎樣一步步離開喇嘛廟,怎么回到酒吧,怎么暈倒。

  眼皮重得像灌了鉛一樣,根本無法睜開,我只能靠嗅覺和觸覺,我聞到了一股特別熟悉的氣味。

  這么說,我被送進醫院了,太好了。

  我昏昏沉沉地很快又睡了過去,但這一次只是秒睡,幾秒鐘后我突然驚醒,這次我的眼睛終于可以睜開了。

  我眼睛一睜開,就發現自己并不是在我想的醫院里,我沒有看到白色的天花板,雖然我對那種天花板已經很熟悉。

  我看到的是非常古老的建筑的頂部,仔細一看.我就意識到這是喇嘛廟的結構。這時我轉動眼珠看了看四周,就看到張海客、張海杏、大喇嘛都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

  我躺在木頭地板上,四周掛著毛氈,點著火爐,胖子就在我邊上躺著,我慢慢地坐了起來。這時,他們發現我醒了,一邊互相說著什么,一邊向我走來。我的耳朵還不是特別好使,看了看四周,我問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下山了嗎?這里不是全部都是蟲子嗎?”

  張海杏走到我身邊,搖了搖手里的一個鈴鐺,我看了一下,發現很是眼熟,仔細辨別后發現,那竟然是之前看到過的六角鈴鐺,鈴鐺發出非常清脆的聲音。

  張海杏俯下身問我:“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嗎?”我既想搖頭又想點頭,雖然我知道這東西聽多了會讓人產生幻覺,但我確實叫不出什么名字。

  張海杏不停地在我耳邊搖晃著鈴鐺,我越聽越清醒。我慢慢覺得腦子里面附著的陰沉之氣散了開去,接著我就看到,在我和胖子中間擺著一個奇怪的架子,架子上面掛著六七個這種奇怪的六角鈴鐺。

  “這是什么?”我的思路清晰起來,就問張海杏。

  張海杏就道:“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這是一種我們很久以前就發現的技術,通過不同種類鈴鐺的組合,我們可以讓人產生各種各樣不同的幻覺。這些幻覺非常非常真實,如果我不告訴你,那些經歷是這樣產生的話,你就會覺得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我仔細看那些鈴鐺的時候,張隆半走了過來.手里拿著一個勺子。他走到我邊上,小心翼翼地把勺子里的東西倒到了鈴鐺上,我聞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

  張海杏繼續道:“我們也不敢隨便使用,因為我們不知道不同的組合會產生什么后果,所以我們用融化的松香把里面堵住。”

  我知道這種東西的運作機理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就不再問了。但是張海杏還是有點得瑟地繼續在我邊上解釋說:“我們張家對這東西進行了很長時間的研究,因此掌握了十二種用法。”

  “剛剛給你使用的那種是效果最輕的。”她笑盈盈地道。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幸災樂禍。

  我想起之前在古墓里的各種經歷,知道如果這東西使用不當的話,很可能會產生災難性的后果,但是我并不覺得他們對我使用的就是輕的,因為那種寒冷和蟲子咬的痛楚實在太清晰。

  我隱隱約約意識到,這似乎是另外一個測試,就問張海杏道:“你們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些德國人呢?”

  張海杏道:“這個,等下我哥哥會解釋給你聽,不過我可以恭喜你,你通過了一個普通人很難過的關。”

  我看了看胖子,問道:“那么他呢?”

  張海杏道:“他比你稍微差點,但有他陪著,你會更加安心些,所以也算過關了。”

  我問道:“這到底是為什么?”

  “這種鈴鐺,有些人中了之后是醒不過來的。比如說他。”張海杏指了指胖子,“但是,你不一樣,你能自己清醒過來,說明,你之前經歷過比這級別更高的,你想想,你是不是經歷過一段非常非常不符合邏輯的情況?”

  我皺起了眉頭。張海杏道:“真實,但卻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情況。”

  我不想再想這個問題,一方面頭疼欲裂,另一方面,我希望聽張海杏繼續說下去。

  張海杏道:“進入雪山之中,對于這種鈴鐺的免疫力很重要,我們需要知道你是否具有抵御一切變化的能力。雖然我們不知道你的幻覺中出現的是什么樣的情景,但是我們知道這肯定是你心中最害怕的東西。你非常非常絕望,而這種絕望會引起極端的痛楚和排斥反應。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卻頂了討來,這相當的不容易。由此我們知道,你是一個可以接受任何困難,并且不會因為這種困難而自暴自棄的人,你是一個能夠解決任何危機的人。最難得的,你在幻覺消失之后自己清醒過來,而很多人就此醒不過來了。”

  我想對她說“我他媽的真不是一個能解決任何困難的人,而且你怎么知道在幻覺里面是個怎么樣的情景”,但是實在沒力氣扯皮了。

  張海杏道:“我們能聽到你說話,并且使用語言來引導你的幻覺,你在幻里說的所有的話我們都能聽到。最讓我欣慰的是你說的話都是非常積極的,不像那個胖子,他在幻覺里說的話,簡直不堪入耳,我都不知道他在危急關頭到底在想什么東西。”

  我看了看胖子,胖子還沒有醒過來,張隆半正在胖子耳邊輕輕地晃動鈴鐺,胖子慢慢地有了一點反應,正喃喃自語:“不要走,不要走,你把我弄死,我都愿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張海杏看了我一眼,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我也嘆了口氣,心里說:對胖子來說,如果真的是自己最害怕的東西的話,未必是他自己不能承受的,更可能是他自己害怕面對的。

  雖然是污言穢語,但是,也許幻覺中的他,看到的是云彩的鬼魂呢?

  我看了看張海杏的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和身體,發現自己的身上確實沒有一點點傷口。剛才確實是幻覺,心中感慨,忽然對眼前的一切,也開始有了迷蒙的感覺。

  莊周夢蝶,不知道自己是蝶夢周,還是周夢蝶。很多事情,是不是真的沒有必要搞得那么清楚?

  張海杏看出我的疑慮,就道:“你不用焦慮,我知道你擔心什么東西,我們最開始的時候,確實也發現這東西很危險,但是你只要想想,在你剛剛經歷的這個過程當中,這個事情是不是可以合理地發生,你就會明白你到底是在幻覺還是在現實當中。”

  剛才這個寺廟里充滿了蟲子,我看了看寺廟的四周,想了想,這事確實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所有的幻覺都是突如其來的,如果不是那么真實,我一定會發現自己就在幻覺中。

  最可怕的是,連疼痛都是真實的。

  然后張海杏又說:“你再想想,你所經歷的這些恐怖的東西是不是你心里恐懼的?”

  我沉默不語,摸了摸身上,張隆半遞過來一支煙,我點上,就道:“大家都是一知半解,你讓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張海杏興致真高,由此我意識到她的年紀應該不是很大,這種活力和阿寧那種穩定還是有區別的。

  她被我戧了一句,就有點不高興了,瞪了我一眼,轉頭就走了,臨走丟下句:“那你等著,我哥比我話更多。讓他來伺候你。你們自己看自己去。”

  然而,張海客并沒有出現,胖子醒了過來之后,我胡說八說把事情給他解釋了一遍,我覺得事情是在我和他回到我房間之后就發生了。鈴鐺可能是裝在門上,我們推門進去,本身就很興奮,沒有察覺到異樣,結果何時出現幻覺的也不知道。

  胖子花了很久才相信。我們的身體十分虛弱,并不是累,而是一種脫力的感覺。到了晚上,張海客沒來,張海杏又來了,這一次,她帶著一些東西來給我們看。

分享到:
贊(168)

評論35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36
    對,如果秦嶺是高級別的幻術,那麼天真能醒來就說得通,但是秦嶺是幻覺卻無法成立,因為天真還是真的受傷了!
    黑瞎子2018-08-08 9:31:12回復
  2. #35
    青銅神樹有可能是真的老癢復活是幻覺
    匿名2018-07-12 11:41:43回復
  3. #34
    秦嶺神樹嗎吳邪傻傻的好可愛
    我等你呀悶油瓶2018-05-06 8:19:45回復
  4. #33
    動我媳婦兒,你們是想死嗎
    吳邪老公悶油瓶2018-04-19 15:24:46回復
  5. #32
    敢動我媳婦,看我出來怎么收拾你們
    大名張起靈,小名小哥,愛稱悶油瓶2018-02-21 18:21:04回復
  6. #31
    看來大家都知道了,其實就是秦嶺神樹篇,還有的白癡一直追問無邪物質化能力哪去了,要踏馬有物質化能力還盜什么墓
    吃艾派德2017-12-13 10:55:32回復
  7. #30
    云彩……
    心疼胖子2017-08-14 21:03:01回復
  8. #29
    看到鈴鐺瞬間想起了潘子臨死前一邊唱歌一邊用槍幫吳邪打碎鈴鐺的場景……想想都想哭……
    張起靈2017-07-20 22:34:52回復
  9. #28
    老子在秦嶺那可比你們這幾個小兒科鈴鐺強
    吳邪2017-04-19 15:15:38回復
  10. #27
    無邪是在秦嶺神樹時經歷鈴鐺的
    真相2017-02-10 16:01:19回復
  11. #26
    別動不動我媳婦!張海杏是我姐!
    小哥2016-03-23 12:57:20回復
    • 小哥是族長
      匿名2017-08-10 17:53:22回復
  12. #25
    這鈴噹還真如影隨形啊!難道張家的關鍵是它?
    小米2016-01-05 0:20:59回復
  13. #24
    那我之前說他們張家內部有問題豈不是被他們聽見了
    邪兒2015-12-10 10:36:59回復
  14. #23
    fuck樓上
    悶油瓶2015-09-13 9:10:45回復
  15. #22
    小哥,你快回來,你媳婦要被搶走了
    假面2015-08-29 19:36:57回復
  16. #21
    我的名字不是隨便取噠,要天真無邪
    吳邪2015-08-26 12:33:54回復
  17. #20
    天真,讓你受委屈了。。。
    小哥2015-08-26 12:32:53回復
  18. #19
    往六角鈴鐺里灌入松香,不是老癢的那一個嗎?看來秦嶺的那一段不是那么的真
    天真爛漫2015-08-20 17:03:11回復
  19. #18
    既然看到的都是自己最恐懼的事,那為什麼第一次對付蟲子的時候,血會有效?不應該是無效才可怕嗎? 其實之前有一些人瘋了,精神仿佛,是不是就是因為聽了很多這種六角銅鈴一起響,又沒有人確實告訴他們這只是幻覺……
    路人乙2015-08-17 21:58:30回復
  20. #17
    11樓+1 , 如果是別人這么玩我的話,我估計會直接殺了他,天真實在太淡定了
    小哥2015-08-16 14:57:15回復
  21. #16
    個人覺得是這樣的,天真和胖子的幻境是分開的,剛剛描述的都是天真的幻境,是蟲子,而胖子的幻境像天真說的可能是關于彩云,所以,在天真的幻境里面胖子說張海杏有問題并不是真實的胖子說的。。。
    小哥小哥在這里2015-08-14 18:20:56回復
  22. #15
    9樓,玩夠了
    真相2015-08-10 19:12:56回復
  23. #14
    我恐懼的又不是蟲子!是再也見不到小哥了啊!
    天真2015-08-10 12:07:47回復
  24. #13
    三叔你最近看了盜夢空間了?
    路人乙2015-08-08 21:42:46回復
  25. #12
    然而,張海客并沒有出現,胖子醒了過來之后,我胡說八說把事情給他解釋了一遍,我覺得事情是在我和他回到我房間之后就發生了。鈴鐺可能是裝在門上,我們推門進去,本身就很興奮,沒有察覺到異樣,結果何時出現幻覺的也不知道。
    胡說八說?2015-08-06 23:36:04回復
  26. #11
    原來都是幻覺啊...... 還以為吳邪的血真的快趕上小哥了呢...... 之前空歡喜一場...... 唉...... 失落啊......
    Q:2768087385 菲婭2015-08-02 21:09:08回復
  27. #10
    你們差點讓族長媳婦醒不過來了!!!!!!!!!
    - -2015-07-31 11:30:26回復
  28. #9
    乖,我馬上來找你
    悶油瓶2015-07-27 10:58:37回復
  29. #8
    悶油瓶 我想你了
    天真2015-07-20 20:30:54回復
  30. #7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族長原諒我。
    張海杏2015-07-19 7:25:17回復
  31. #6
    張海杏這小妞不然是看上天真了?小哥,你的情敵出現了。
    旁觀者2015-07-16 14:10:58回復
  32. #5
    還是那句,真假雖有分,但一但到達虛實的零界點,一切都將實體化!此刻,真假已無意義
    諸葛肥龍2015-07-12 18:59:06回復
  33. #4
    是幻覺的話那胖子說張海杏有問題那里是幻覺還是真的?如果是幻覺那前面還不是幻覺那里胖子說的奇怪的事是什么
    疑問2015-07-11 17:53:10回復
  34. #3
    比如無邪的血~~~
    小三爺2015-07-10 11:04:57回復
  35. #2
    ………要是有人敢這么試我 我覺得我會有把她砍了的沖動=_=……吳邪真是淡定的無語……
    1232015-07-09 20:11:18回復
  36. #1
    秦嶺神樹就是一次高級別的幻覺..
    天真,2015-07-09 14:35:35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