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十章 泥漿池

  打開一個可以通過的洞用了不到十分鐘,破壞永遠比建設來得有效率。

  張海客他們魚貫進入并打起火把,進入磚墻之后,他們就發現這里的情況和他們想的完全不同。

  首先是泥漿,磚墻之后是一個巨大的石廳,除了他們這一面是砌磚,其他的部分全部都是大型的條石,但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質的石頭,整個大廳里灌滿了泥漿,四周有一條非常斜的石頭沿,可以行走,那具尸體就坐在石頭沿上。

  他們進去的時候推動尸體,尸體倒入了泥漿里,張海客扶了起來,就發現尸體的關節還可以活動,穿著一身民國初期的衣服,綁著綁腿。他本來想好好看看尸體的情況,但很快打消了念頭,因為他發現,在這個巨大的泥漿池子里,躺滿了這樣的尸體。

  從尸體的情況看不出泥漿有多深,有些尸體被沒頂,有些尸體泥漿到了腰部。泥漿發綠而且非常黏稠,讓人作嘔。

  他們在石頭的邊緣上行走,走了一圈,就發現這個石頭廳里再也沒有通往其他地方的通道了。

  “就這么點地方?”一人自言白語。

  張海客說道:“邊上的人淹沒的部位高,中間的人低,這個泥漿池是個斗形,泥漿下面應該有通往其他地方的口子。”

  “真他娘的。”

  “泥漿里的尸體都戴著護目和保護口鼻的東西,就算沒有口子,他們也是在里面撈東西。但我傾向于有通道。”張海客道,“因為所有人都有繩子連著,而且,我們剛才的判斷錯了,這個口子不是外面的人想封閉的,是里面的這些人封閉的。你看,封口的痕跡都在里面。這些人把自己封在了里面。”

  “你是說,這泥漿里面恐怕有什么蹊蹺吧,他們不想它上去害人,所以犧牲自己?”

  “我從來不會把干我們這一行的想得那么高尚。外面的地上有磚,那說明里面的人不停地在堵,外面有人不停地想挖進來。具體情況不知道,不過我們得派一個人看住口子,里面應該是安全的。”

  “沒有人會像張家人那樣,挖磚墻的時候是挖,人家都把磚頭往墻里敲,只有我們是往外挖的。你別胡扯了。”

  “我沒有胡扯。”張海客突然吸了口氣,重新拿出那只懷表,翻開來讓他們看那張照片,“你們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幾個人看了看都搖頭。張海客看了看他們進來的窟窿,說道:“這人是小鬼的父親,我小時候見過。”

  扶起一具尸體,張海客用火把貼近尸體猙獰的臉,說道:“你們仔細看看這些尸體的臉和手,這些全部都是張家人,全部都有張家人的特征。”

  “啊?”其他人紛紛去看,一看那尸體的手指,果然奇長無比,頓時全都面如土色。

  “這是怎么一回事?”

  “小鬼的老爹死了我是知道的,但家族里對于這些死亡都諱莫如深,咱們這一次恐怕被騙了,這個地方是有人安排我們來的。”

  “誰?”

  張海客回頭:“是那個小鬼,我們一路過來被引到了這里,你們回憶一下,幾乎全部是他提供的信息。”他頓了頓,繼續道:“這小子,把我們全部誆到這兒來,難道是為了他老爹的尸體?”

  “干他娘,我上去擰斷他的脖子。”其中一個怒不可遏。張海客立即擺手:“先等等,這些張家人死得太可疑了,那小鬼應該不是想害我們,而是想讓我們看到這些人的死狀。他可能只是想弄清楚他老爹是怎么死的?”

  “不是。”另一個人就道,“過來看這里。”

  幾個人轉頭,看到那人已經跳入了泥漿里,扛起另一具尸體,他用力擰轉尸體的頭部,瞬間就把尸體的頭擰了下來,十分輕松。

  “脖子斷了,這些尸體身上有很多傷。”他道,“這里發生過打斗,而且,用的是張家人殺人的方式。這些人里有一些是被謀殺的,而且,殺死他們的也是張家人。這是一個咱們家族內斗的現場。”

  幾個人面面相覷,關于家族內斗,其實每個人都知道一點,但看到這樣的場景,這些孩子還是有點無法消化。

  “小鬼的老爹是被咱們自己家的人謀殺的?”其中一個人恐懼起來,“他娘的,他老爹死了,我們老爹還活著,我們的老爹難道就是兇手,這臭小子要騙我們到這兒來報仇?”

  幾個人又面面相覷,頓了一下,立即都往出口沖去,才沖到入口的地方,一下就看到悶油瓶蹲在入口的磚墻后面,默默地看著他們。

  幾個人急剎車,最后一個人直接滾下泥漿,幾個人站住就開始哆嗦,其中一個人道:“小鬼,你怎么下來了?”

  悶油瓶左看看右看看,又看向他們。張海客還是比較鎮定的,僵持了幾分鐘他就反應了過來,問道:“剛才我們的討論,你都聽到了吧。”

  悶油瓶點頭。

  “是不是就像我們推測的那樣?”

  悶油瓶看著他,說道:“不是推測,當時發生這一切的時候,我也在場。”

  幾個人又是面面相覷:“真的是我們老爹殺了你老爹?”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老爹是誰。”悶油瓶道,“你們認為的我的父親,其實也不是我的父親。”

  “那你把我們騙到這里來,是為了什么?”

  悶油瓶看著張海客,說道:“我需要下到這個地方來,我太小了,很多事情我做不到。”

  “你要到這里來干什么?”

  “和你沒有關系。”悶油瓶道,“這個泥潭之下,有蜘蛛網一樣的甬道,全都被淤泥灌滿了,但每一段甬道都與各種房間相連,可以休息和呼吸空氣。其中有幾個房間有很多你們需要的東西,你們用這些死人的裝備,前進四到五個房間,就可以完成考驗了。”

  “那你呢?”

  “我得走很深才行。”悶油瓶道。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說來話長。這里是泗州古城的遺址,最起碼有四層巖層疊著埋在我們腳下,我們所在的只是第一層。這座古城,張家一直在經營,當年是因為一場洪水,古城就直接消失被淤泥掩埋了,所以里面的好東西太多。”悶油瓶道,“我要的東西,在最深的地方。”

  “你不需要幫忙?”悶油瓶說完之后,張海客就問。

  “你們幫不了我。”悶油瓶道,“這里的一切你們都不了解,你們拿了東西快些回去,否則,危險不僅來自于這里,讓張家人知道你們來了這里,你們也不會有好下場。”

  張海客幾個面面相覷,悶油瓶道:“這些話我本來不想說,本想等你們自己遭受挫敗,但是你們太執著精明了,還真的成功地下來了。現在,該說的都說了,信不信由你們自己了。”說著,悶油瓶幾步就跳人了污泥之中,一下翻了下去。

  幾個人看著幾個氣泡從淤泥中翻出來,撲騰了幾下,悶油瓶就沒影了,再一次面面相覷。

  “怎么整?”其中一個說道,“這小子說的是真的嗎?”

  “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只是,我們要是聽他的,就算是輸給這個小兔崽子了。咱們已經夠沒面子了,這口氣我是咽不下去,憑什么聽他的?”另一個人說道。

  再次沉默,就見其中一人罵了一聲,收拾了一下裝備,也猛地跳了下去。

  張海客看著他們一個一個下去,心中暗嘆,一股特別不好的感覺涌了上來,但他還是跟著他們跳入了淤泥之中,向下潛去。

  在淤泥之中下潛的感覺特別詭異,張海客沒有多形容,他只說他憋了有三分鐘的氣,就摸到了繩索把他引到甬道邊上,他一手抓著繩索一手摸著甬道的邊一路往前,直到發現了一個井口,井中全是淤泥,外面是鵝卵石鋪成的地面,幾個泥猴全部躺在地上喘氣。

  這好像是一家人的院子,顯然已經陷入地下成了一個洞穴,但盆景、假山、鵝卵石的地面依然存在。

  火把已經點了起來,不加以判斷,會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小的石廳,洪水沖垮了兩棟房子,外墻倒塌蓋在了院子上面,如今變成天花板的外墻已經傾斜了。張海客抹掉臉上的黑泥,除了他們幾個之外,并沒有看到悶油瓶。

  “那小子呢?”

  其中一個人指了指一邊,只見地上有一道泥腳印,通往一邊火把照不到的黑暗里。張海客想立即跟去,被人拉住:“那小子讓我們別跟著他走,否則會非常危險。他說那條路,只有他能走。”

  張海客不耐煩,心說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連幫忙都不要,這就是小孩子的表現,他道:“畢竟是同族胞弟,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們不能讓他去送死。”

  張海客順著泥腳印跟了過去,幾個人一路過去,就發現那邊的墻角還有一個窟窿,通往另一個空隙。

  張海客說這座古城完全被淤泥掩埋,有些地方的淤泥經過這么長時間已經完全變成泥土,有些還保持著黏稠的狀態,只在很多比較大而封閉的古建筑遺跡中存有空氣。前面張家人的前期探索,已經在可以行進的路線之間建立了通道,在淤泥中藏了繩索,只要進入淤泥里就可以摸到,從而在窒息前到達另外一個房間。有些房間之間距離過遠,前人采用了挖掘盜洞的方式前進,總之因為古城里地質情況復雜,成為了一個由盜洞、淤泥下的繩索和各種通道組成的體系。

  張家的前人在開始階段采用了網狀探索,但是到了后期,所有的路線都歸為一條,顯然目的性很明確。這是因為在最開始的時候,這批人的目的只是收集財物,但后來他們在收集到的財物中發現了一個秘密,于是轉為專心探索這個秘密。

  那個房間的角落里,是一個甬道的人口,他們進去之后又進入了一個干燥的古遺跡中,已經坍塌了一半,能看到刀削一樣的天花板,一半被埋進了泥土里,整個頂是傾斜的。

  這是一個廂房,邊上就是花園,看樣子是一個大戶人家,家境殷實,所以房子很堅固,雖然在洪水中倒塌了,但很多形狀還得以保存。

  他們在那里看到了兩個岔路口,繼續往前延伸的墓道,變成了兩條。從淤泥的痕跡很容易能辨別出悶油瓶走的是哪一條,但張海客卻發現他們無法跟下去了。

  因為這兩個盜洞口,一個大一個小,大的是正常的尺寸,小的,卻只能容下悶油瓶那樣的個子。他們幾個雖然看著身材比悶油瓶大不了多少,但卻絕對擠不進去。

  張海客百思不得其解,等他仔細檢查了那個小盜洞后,他就發現這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這個盜洞的四周,泥土中有四塊青石板,這是一個下水通道,直徑已經被固定了,無法擴大。

  難怪悶油瓶說只有他自己可以通過。

分享到:
贊(166)

評論51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47
    sgsggsgsgsgsggsgsgsgsgsgsgsgsg
    匿名2019-11-02 7:18:55回復
  2. #46
    小哥果然很小的時候就很懂事了,還很聰明,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善良,承擔家族責任真了不起
    匿名2019-09-08 15:25:56回復
  3. #45
    小哥小時候應該很可愛呢
    牙牙2019-07-22 21:47:58回復
  4. #44
    時刻為你祈禱 2
    匿名2019-07-22 14:39:13回復
  5. #43
    我只知道小哥媽媽是在長白山生下他的,然后媽媽就死了,小哥的血液就是他媽媽遺留給他的,但代價就是后來小哥的失憶
    富學者2019-07-22 14:37:18回復
  6. #42
    你們他娘的不是有縮骨功嗎,怎么就進不去了
    大運摩托2019-06-17 23:51:42回復
  7. #41
    小朋友們你們的縮骨功呢?!
    無知人2019-06-11 10:14:43回復
  8. #40
    樓下那個,你過分了!你怎么能這樣想!他的聲音肯定不軟萌,肯定是高冷型的!
    秀兒2019-04-14 14:02:22回復
  9. #39
    想象一下還沒長大的小哥用軟萌的聲音說這些大人才說的話,再加上一臉認真的表情,啊啊啊想捏
    天真那個無邪2018-11-29 11:10:57回復
  10. #38
    這些孩子打小跟死人墓室兵器打交道,啥都不怕了,個個心理素質過硬,呵呵
    匿名2018-10-29 9:35:25回復
  11. #37
    額……我并不想連累人,抱歉。
    我忘了我是誰2018-09-04 17:34:46回復
  12. #36
    我去,這小瓶子太可愛了,搞得我都有點戀童癖
    小黑金2018-08-09 21:55:13回復
  13. #35
    哦,張家的縮骨功呢?
    胖子和悶油瓶2018-04-15 18:13:01回復
  14. #34
    我太小了,很多事情我做不到 可耐
    吳邪2018-03-01 23:41:55回復
  15. #33
    他們一直叫小哥小鬼小鬼的,難道小鬼小時候叫張小鬼?
    匿名2017-12-13 21:05:41回復
  16. #32
    也就是說小哥那時候才六七歲就被帶來這里看他們族內如此黑暗的一面。父親又不是真正的父親。天呀。我家小哥真的好可憐。好心疼呀
    iiiiiiiiii2017-09-09 12:38:50回復
    • 可憐的小哥
      淚為靈2019-08-14 14:04:11回復
  17. #31
    哈哈哈哈哈哈樓下體現了三叔智商
    27樓2017-08-26 22:42:45回復
  18. #30
    小哥是不是也說東北話:嘎哈呢~虎啊~
    匿名2017-08-09 0:21:45回復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要笑死我
      哈哈哈2019-01-19 10:50:34回復
  19. #29
    小哥智商爆表2333
    讀者2017-08-08 17:23:17回復
  20. #28
    話說,小小哥話還是蠻多的嘛
    『混吃等死小小姐』2017-07-04 20:47:43回復
  21. #27
    好看
    代言陳2017-06-29 14:04:33回復
  22. #26
    縮骨啊張家小子們
    吳邪2017-04-19 16:25:24回復
  23. #25
    “小鬼的老爹是被咱們自己家的人謀殺的?”其中一個人恐懼起來,“他娘的,他老爹死了,我們老爹還活著,我們的老爹難道就是兇手,這臭小子要騙我們到這兒來報仇?” 看到這就莫名笑了,我當年可沒有這么活躍的思維
    麻麻說昵稱長一點可以讓妹子在讀的時候讀暈然后拖回家2017-02-09 10:09:00回復
  24. #24
    小哥很善良,知道這墓里有東西,故意領他們到這。
    黑花2016-09-09 18:16:02回復
  25. #23
    我的名字到底是甚麼?
    張油瓶2016-03-17 16:08:07回復
  26. #22
    悶油瓶這麼小就被揉躪,明哲保身才是正途,不然怎能活到和天真相見
    小米2016-01-05 0:43:32回復
  27. #21
    小哥你從小就這么牛逼
    天天娃哈哈2015-11-21 5:37:52回復
  28. #20
    小哥的身份真神秘
    吳邪2015-10-07 12:40:54回復
  29. #19
    原來小哥從小時候就這么牛逼!
    摯愛·靈2015-09-04 15:33:34回復
  30. #18
    小哥以前就叫張起靈了嗎?不是說張起靈是個稱號嗎?
    胖子2015-08-22 17:22:39回復
  31. #17
    悶油瓶肯定是本族的人,血和手就是遺傳。只是父母不知道是誰。
    路人甲2015-08-20 12:10:58回復
  32. #16
    我的戲份怎么還這么少
    小哥2015-08-18 20:07:49回復
  33. #15
    這樣的小哥太可怕了……話說如果這幾個小孩真是慫了,不敢碰機關,那小哥的目的不就達成不了了嗎?那小哥之前竟然還勸他們走? 還是說小哥只需要他們挖了盜洞進來這裡,之後小哥其實一個人就能搞定!?
    路人乙2015-08-18 0:58:06回復
    • 是的。小哥只需要他們幫忙下來。然后把他們勸退。自己之前也在這知道怎么打開這個地面通道下來的呀
      iiiiiiiiii2017-09-09 12:34:15回復
  34. #14
    小哥
    鐵三角2015-08-11 14:52:02回復
  35. #13
    哪個小子想擰斷我的脖子?看我不收拾你!
    啊哈2015-08-09 11:22:37回復
  36. #12
    哦~ 我原來不是墓穴 而是一座城 我的真相大白了
    墓穴2015-08-06 19:25:29回復
  37. #11
    小哥叫張起靈之前說不定叫張全蛋
    2015-08-01 18:50:35回復
    • 不是張阿昆嗎?
      匿名2018-02-02 13:14:04回復
  38. #10
    哇哇哇哇哇哇哇!小哥太牛了!
    2015-07-31 15:13:15回復
  39. #9
    因為我太小了,很多事情都做不到。老大,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2015-07-28 22:40:18回復
  40. #8
    我很想知道小哥叫張起靈之前叫什么名字。
    匿名2015-07-28 13:12:51回復
  41. #7
    孩子們會出現這種分析能力?合理嗎?
    Stefan2015-07-26 10:28:12回復
  42. #6
    小悶心機婊
    大邪2015-07-25 14:41:20回復
  43. #5
    我想揍人
    追劇2015-07-25 9:14:57回復
  44. #4
    這么小城府就已經這么深了。。。
    旁邊2015-07-18 4:20:30回復
  45. #3
    那么問題來了,小哥的父母到底是誰?
    讀者2015-07-17 17:32:14回復
  46. #2
    你爹不是你的親爹,你奶奶也不是你的親奶奶
    重溫黨2015-07-16 7:36:58回復
  47. #1
    小哥不愧是小哥,小時候都那么牛逼
    胖爺2015-07-14 12:33:58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