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十六章 喇嘛廟

  我蹲下來,看到胖子撬開幾塊冰,從里面掏出一片動物皮毛。

  “這是雪豹,里面最起碼有四只,凍成一塊了,里面還有一些鹿的尸體碎片。”胖子道。

  “怎么會這樣,四只雪豹,它們是猛獸啊,是被誰吃的?”我道,“這兒難道還有比豹子更兇猛的野獸?”

  “熊會捕獵豹子,但這些豹子全都是被來復槍打死的。你看這些豹子的體型那么大,應該就是守著這個湖的猛獸。這里的村民飼養它們,讓它們在湖的周圍活動,保護這個湖不受外人的騷擾。射擊這些豹子的槍威力很大,除了來復槍之外,可能還有手雷。”

  “你怎么能看出來?”

  “這些傷口骨頭都炸出來了,整片肉都打爛了。”胖子道,“尸體不算新鮮了,這里這么冷,肉都變質了,恐怕死了有一段時間了。”胖子看了看四周,就道,“我靠,有人比咱們先來過這兒。第一,人不少;第二,裝備非常好,一來就直接把這地方的守衛給干掉了。”

  他又看了看帳篷和峽谷的方向,說道:“糟糕了,你說,康巴落會不會出事情?”

  我腦子里浮現出淳樸的當地民族被列強侵略,因為武器裝備的差距遭到屠殺的電影畫面,心里一顫,看了看胖子:“不管對方是誰,他們處理阻礙的方式非常野蠻暴力,咱們快點吧。”

  我們用骨頭和帳篷扎了一個簡易的雪橇,把張海杏和馮裹進睡袋里,沿著湖邊一路拖行。

  沒有我們想的那么困難,但也不是那么輕松,走走停停,用了一倍的時間,我們沿著岸邊到達了湖對面的峽谷。

  湖面結冰了,但通往峽谷的那條河流,呈現出冰下河的趨勢,在冰層之下還有水在涌動,有些地方冰層破裂,露出了湍急的水流,說明這里的冰面不穩定。

  我們小心翼翼地踩著冰面,有時候完全是匍匐著前進,就是這個動作,讓我們看到了冰下的奇景。

  我們看到在一段冰面下,有一排木頭柵欄插在水下,木頭柵欄前邊全是人的尸體,最起碼有二三十具。我們砸開冰層,看到水流中浸泡的尸全都爛了,但不是腐爛,而是被水泡爛了。

  從毛發上能看出全都是外國人,有一些裝備在水里泡著,而且,這些人幾乎全都是裸體的。

  胖子扯上來一把來復槍、一管子手雷,給自己別上,然后一顆一顆地去撿子彈。

  “看樣子,我們的大糞同志的戰友們,曾經自己進來過一次,但失敗了,才決定和張家人聯合的。這批應該就是那批德國人的同伙。”

  “也沒穿衣服,看來也是走的湖面的近道,所以中招了。”我道,“這批人應該是找到了這里,殺掉了湖邊的雪豹,但在穿過冰湖的途中發生了變故,結果全死了,尸體摔進了水里沖到了這兒。”

  我估計數量也許還不止這兒的這些,有些應該還死在湖面上,在那兒凍著呢。

  胖子撿洋落,美得不亦樂乎,一點兒也沒有悲天憫人的意味,我問他:“你覺得這些人在這兒死了多久了?”

  “這個我就不曉得了,但也許會有幸存者,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來了多少人。”

  “老外不會拋下同伴的遺體,看這些死人的樣子,我估計幸存者就算有也不多,而且都自身難保。”我道。

  繼續往前,很快,一路經過悶油瓶說的那些地方,我們終于來到了那座懸空的喇嘛廟的底下。

  兩個王八蛋還是沒有醒過來,胖子爬上去,小心翼翼地推開入口,發現整幢建筑安靜得簡直是一片死寂,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和胖子千辛萬苦把兩個人背了上去,此時夕陽已經西下,白云貼在雪山邊上,形成了一片一片的云霧。

  我們在喇嘛廟中一個比較封閉的房間停了下來,點燃了烤火的炭爐。房間里面掛滿了毛氈,可以使溫度不流失,但我檢查這些毛氈的時候,發現上面的灰多得一塌糊涂,都結成痂了。

  “這兒的喇嘛不是很講衛生啊。”胖子一邊烤火,一邊脫下鞋子,一股腳臭味撲面而來,“地上也全是落灰,按理說雪山上灰層非常少,空氣非常干凈,這么多落灰,他們每天要上多少香火?”

  喇嘛廟里落灰多是應該的,但這里的灰的厚度和表面的痕跡,說明灰落了很久,而且是長時間無人打掃。

  難道這個廟被荒廢了?

  我讓胖子先歇著,自己一路往上,看到了當年悶油瓶說的那些閻王騎尸的毛氈。通往上層的門就在毛氈后面,樓梯也在,但那道門被封得死死的。

  木頭門非常黑,像是被大量的煙熏過,我嘗試打開這道門,當年,那個奇怪的女人就是從這里爬出去的。但我發覺門被鎖住了,門后應該抵著一根非常大的木桿。

  我用匕首插進去,用力把木桿抬起來,推開門,一下聞到一股特別難聞的香料的味道。

  門后是一條特別寬敞的通道,通道兩邊全是門,有點像旅館的格局。

  我走到其中一扇門前,嘗試打開,發現這些門背后的木栓都特別重和粗大,用匕首根本無法挑開。我只好原路返回,回到胖子那兒的時候,發現張海杏已經醒了,而且似乎已經恢復了清醒,正在喝水。

  我想著我應該用什么嘴臉回去和她說話,是一搖一擺地晃過去說“你看,你這傻逼,不聽老子的吧”,還是裝作特別豁達地過去,安慰她說“我呢,也是脾氣不太好,這件事情我們不用再提了。你身體怎么樣”?

  后一種也許她會對我有好感,可這母老虎我也不想勾搭,想了想,還是選用第一種好了。

  我于是冷笑一聲,走了過去,對著她就道:“醒了,你說你傻兮兮的,叫你聽我的聽我的,不聽,你看,裸——”

分享到:
贊(198)

評論19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17
    我很乖的,我才不勾搭別的人呢,只勾搭最喜歡那一只~
    天真2019-11-01 16:10:07回復
  2. #16
    又沒了
    小老哥2018-11-26 11:32:55回復
  3. #15
    干嘛不把筆記看完,
    匿名2018-10-29 10:36:39回復
  4. #14
    瞧瞧,我主人看上的男人!
    小黑金2018-08-09 22:23:49回復
  5. #13
    我來貢獻評論了。
    三蘇的。。。2018-05-28 21:26:22回復
  6. #12
    一點我都沒的嗎
    評論2018-03-13 23:17:29回復
  7. #11
    難以想象悶油瓶還會寫筆記?
    第一次評論的路人2017-11-29 16:49:58回復
    • 忘了小天真說的了?打字你不會,寫字總會吧
      小黑金2018-08-09 22:24:46回復
  8. #10
    噗嗤小天真好可愛
    讀者2017-08-08 18:35:13回復
  9. #9
    不勾搭就對了乖~
    小哥2015-08-29 23:50:08回復
    • 小眼睛2017-03-18 7:38:56回復
  10. #8
    吳邪你個傻瓜,不要往回走。
    張起靈2015-08-25 15:20:18回復
  11. #7
    這是什么意思
    今天下午我想吃肉2015-08-13 17:54:52回復
  12. #6
    怎么沒評論,這不科學
    12015-07-21 9:22:50回復
  13. #5
    當年哪個奇怪的女人 最后到底哪里去了。死了?
    讀者2015-07-20 21:33:45回復
  14. #4
    有趣
    大巖2015-07-20 18:30:59回復
  15. #3
    沒有我!這不科學!
    評論2015-07-20 18:25:13回復
  16. #2
    我去哪了
    評論2015-07-19 16:04:43回復
  17. #1
    沒我不科學
    評論2015-07-18 12:29:22回復

皇冠电子游艺